FC2ブログ

-Zero-忘れられた時間

ありがとう。もう、誰よりも幸せなんですよ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亲爱的アキラ君,还有神仙!
只可惜会所还是刷不开…SIGH。

最近打算弄个备用的BLOG。
当然FC2一直都是本家,只要它不被河蟹…而怕的就是这个呃。
所以,备用的:http://vega-5100.blogbus.com/
目前正在把另外两个废弃不用的BLOG上的东西一起搬进去…进度刚到07年。
其实挺感慨的,看到几年前的博文。
也曾经热情满溢像个小白,也曾经迷惘怅然追求幸福的理由,其实…
很久没用日语写过日记(学习不算),其实就代表我好像已经摆脱了多愁善感的时段,亦或是说很久不曾真心地去爱什么人了。
“女为悦己者容”,而我却似乎是专为令己动心者而敏感忧伤。

(不,我没跳墙,呃)

于是,回到今天的正题——
为了亲亲小亮的庆生…继续放旧文(好吧所谓的封笔文)

【棋魂·光亮(可能还有点别的= =)】こぼれ落ちる砂のように


-EPISODE 51-

进藤家的么子,无疑是三个兄弟里面最特别的一个。

因为生在五月,才取了这样的名字。对此他的父亲原本并不十分中意——不管怎样听上去多少带着些女孩子气,不大符合他的喜好。然而在妻子少有的坚持下,没能在一旁看着儿子出生的已经有些父亲失格的进藤ヒカル也只好无力地笑笑举起白旗。

据母亲あかり讲,那时她一个人躺在病房里,正感到满心孤独失落的时候,一个护士走进来,哗地把病床旁边那扇推窗朝外面推开去。就在那一刻,有股暖洋洋的香气随着风一道吹进了房里,她原本沉闷的心情竟然奇迹般地就此消失不见了,只觉得周身充满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甜蜜的幸福感。于是她马上决定给刚刚降生的孩子取名“”;为的是每当唤起这个名字,就能够让她回想起那天的午后,渗透在清朗朗的风里那阵带给她无上安宁和喜悦的太阳的温暖,以及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至的夏天的芬芳。

而对于父亲进藤ヒカル来说,这个小儿子的出世恐怕也同样意义非凡。

那年五月,也就是进藤あかり临产期的前后,恰逢进藤ヒカル十段从自己的老友也是老对手——那位塔矢アキラ名人手里,将此前整整失去一年的本因坊头衔重新夺回来的至关重要的一战。


I
得到消息的时候比赛刚刚结束。那年的本因坊挑战赛七番棋第三局——日后被公认为名局的一次较量,因为之前恰好打成了平手,所以这一场的争夺便显得空前激烈。实力相当的两个人,各自都下得滴水不漏,似乎直到官子也很难分辨出哪方占有着明显的优势。最后的结果,是执的挑战者进藤ヒカル险胜了双冠王塔矢アキラ,双方只有半目的差距。

胜负已分,棋盘边上的两人互相行过礼,等候在门口的记者便呼啦一下子涌进室内,不大的棋室被包围分隔成两个区段,顿时拥挤了不少。

这种场面进藤ヒカル早已不觉得陌生。虽然对局十分消耗体力——尤其对手是塔矢アキラ——但在头脑中残留的兴奋余音与胜利后的喜悦两重作用下,也并不觉得非常疲倦。只是对于长时间盯视过棋盘的双眼来说,周围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不免显得有些刺目。

因此进藤ヒカル一面保持着自己招牌一样的富有感染力的笑容一一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一面将视线悄悄转向不远处、同样被包围在人群中间的塔矢アキラ。

和他阳光、元气的评价相反,塔矢アキラ给人的印象一贯都是冷静而稳健,此时也不例外。虽然比赛是输给了进藤ヒカル,但他的神情态度却仍旧一如往日般淡定从容,丝毫看不出任何不快或是沮丧的痕迹。不久,像是察觉到进藤ヒカル投来的目光,塔矢アキラ朝他的方向回望了过去。两人的视线在半空里交汇的瞬间,只见塔矢アキラ脸上现出了一个赞许的表情,原本压抑在眼底的兴奋也跟着忽隐忽现。进藤ヒカル点了点头,知道对方也非常满意方才的那盘棋,自己的心情也说不出地畅快。

就这样进藤ヒカル的注意一直停留在塔矢アキラ那里——和记者的问答还在继续,但他心里想的却已经是,回饭店以后什么时候去找塔矢アキラ单独检讨。当看到那位和他们打过不少次交道的《围棋周刊》编辑,天野先生的继任者村田从包围圈外面挤进来,样子很是激动地对他说“进藤君,太好了,真是双喜临门”的时候,进藤ヒカル一脸茫然,全然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过了一阵才终于明白过来,他只觉得大脑刷地变成一片空白,微笑也硬邦邦地僵在了脸上。跟着,他反射性地朝塔矢アキラ飞快地瞟去了一眼。

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做父母的人不盼望自己的儿女出世,进藤ヒカル想;但是当着塔矢アキラ的面提起这种事,相比起喜悦和激动来,倒不如说每次都是不由自主的尴尬和难为情占据上风。而类似的经验也早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勇的时候,晖的时候,还有塔矢アキラ的女儿清子出生的时候。高兴固然是高兴,却总是无法抑止地觉得惊惶失措,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真是够狼狈的。

干笑了两声,下意识地拉紧背包的肩带,进藤ヒカル伏在前排椅背上茫然地望着一片漆的车窗。窗玻璃上映着他模糊的面影,背后间或有遥远的灯光一闪而过;他同他的影子面面相觑,一起呆坐着发怔。这个夜晚他独自一人乘新干线回东京,窝在散发着织物干涩味道的座位上,藉着车厢有规律的晃动和紧张以后自然的倦怠感,渐渐地有了睡意。在沉入睡梦之前,有个念头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发车前あかり打来过电话,似乎是告诉他孩子的名字已经取好,可他却没有印象;此时他忍不住在想的只是真遗憾——到底还是没能第一时间和塔矢アキラ检讨那盘棋。


II
小将要满月的时候,塔矢アキラ和夫人带着独生女儿清子到进藤ヒカル家里拜访了一次。

为了照顾新生儿,还有尚未从产后虚弱中完全恢复的あかり,进藤ヒカル的母亲和あかり的母亲那时都还住在他们那里。两位老辈此前并不认识塔矢アキラ的妻子直美,然而没过多久,她们就变得好像老朋友一样亲热。勇、晖和清子三个就更不用讲,围成一团说了会孩子之间的悄悄话,就抱着晖的棋书凑到一旁解死活题去了。——于是反倒是我们两个莫名其妙地显得比任何人都要生疏,进藤ヒカル这样想着,自嘲似地叹了口气。他对面的塔矢一言不发,甚至看也不看他,只管静静地喝着茶,时而带着柔和的表情朝妻子女儿的方向转过头去。

啊啊,真是的,好歹还是当年的“噂の二人”。进藤ヒカル有些沮丧地挠了挠染成金黄色的额发。刚刚进门时あかり的一句“お久しぶり”提醒了他——他,和塔矢アキラ,究竟有多久没有在比赛以外的场合碰过面了呢?想来自从两人拿了头衔、各自成家,私下里往来的次数就变得仿佛一只手就能数得完,最近的几年更可以说是难得一见。当年棋会所的争吵也好,塔矢宅的三人合宿也好,这时看来几乎是场不真实的幻梦,让进藤ヒカル也不禁有些触景伤怀。

曾几何时他们的关系也亲密到让亲友们忍不住去调侃一下的地步;例如某一年进藤ヒカル的生日——因为没有和死党们出去狂欢,而是同塔矢アキラ彻夜下棋一直下到次日凌晨四点,于是被和谷等人形容成“好到快要结婚的两个人”。至于那时风传的某个八卦,说有为数甚多的年轻女性其实只是为了他们两个人才开始疯狂地爱上围棋,则是让所有人都只能哭笑不得地耸耸肩膀。对此进藤ヒカル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也不认为塔矢アキラ会去在意。归根到底,若是追究起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塔矢アキラ本人至少也该承担一半的责任才对。

当时的塔矢アキラ对于进藤ヒカル而言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直率——不,实际上他一直都很直率,进藤ヒカル想。自始至终他唯一“欺瞒”过自己的,如果那算得上是“欺瞒”的话,或许只有一件事情而已。

那年春天两个人同时杀进了循环圈。作为八位棋手中最年轻的两位且又相识多年,理所当然地被周刊方面邀请去作双人对谈。取材期间话题转向了棋盘以外的个人生活,主持采访的女士笑着感叹了一句“进藤君和塔矢君的感情真的很好呢”。原本不过是句无心的过场,但塔矢アキラ却很认真地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回答,其实也不是那么好,毕竟除了下棋,连一样共同的爱好都没有嘛。

这让进藤ヒカル确实有些吃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塔矢アキラ这样评价他们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不情愿也好,他也只能承认这是他未曾留意,而又没办法否认的事实。那次访谈过后的半年多里,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倒也没有发生过什么谈得上变化的变化,虽然进藤ヒカル也的确——即便只是隐隐约约地——察觉到有些微妙的违和,只是那时的他心思或许是过于简单幼稚,完全没有向深处挖掘的习惯。因此总是过一秒就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有一天,他收到塔矢アキラ结婚典礼的邀请函。

四位太太惬意地围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享受着午后和暖的阳光和美味的茶点。空气里弥漫着丝丝甜美的气息,催人欲醉般地。适才已经见过小的直美,这会像是在和进藤ヒカル的母亲讨论孩子的相貌,没过多久她们得出了结论——似乎是认为比较像あかり。进藤ヒカル想他还真的是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在他看来,才出生的小家伙们全都是一个模样,也全然记不起勇和晖这么大的时候同现在的小有什么不同。但女人们——あかり也好,两位做祖母和外祖母的也好,却总是能够细致地分辨出那些微小的差别;譬如说勇的眼睛长得像他,耳朵像祖父;晖的眉毛和鼻梁是他的,脸型却和あかり一模一样,等等。不过——进藤ヒカル转头将目光投向挤在棋盘边玩得正入迷的三个孩子——塔矢清子倒确实很像母亲,只有那双暗翡色的眼睛和塔矢アキラ如出一辙。

小栗原直美七段——八年前嫁入塔矢家,却一直保留着实家姓氏。她比丈夫小两岁,是位美貌和才华兼具的女流棋手,且作为主持在NHK做了数百期的围棋节目,无论是业内还是公众都颇具知名度。塔矢アキラ和她是在一次指导棋工作里偶然相识的,一年以后两人结了婚,婚后第四年女儿清子出世,那时塔矢アキラ二十八岁。

进藤ヒカル想当年塔矢アキラ结婚的消息放出的时候怕是有相当数量的人为此大跌眼镜——因为在多数人的印象里,塔矢アキラ恐怕都是对围棋一心一意而对恋爱交际等等一概漠不关心的类型,等到到了不得已的年纪,再由父母操办相亲结婚,之类之类。然而世事就是如此难以捉摸,相比之下,他和藤崎あかり之间青梅竹马的结合倒显得平淡了不少。真狡猾啊,进藤ヒカル有些不忿地想,再看向刚刚被女儿拉去帮忙解题的塔矢アキラ;后者正带着毫无自觉的慈爱微笑在棋盘上指点着,一边说着什么,尔后细长的手指从竹笥中掂起一枚子来轻轻在角上落下。三个孩子低头又想了一会,忽而恍然大悟般地叫起来,开始围着他又蹦又跳。

看到这些进藤ヒカル感到自己的小孩子气性也有些被勾了起来,有种想要过去一起凑热闹的冲动。但是想想又作罢,只是换了个坐姿,继续一个人留在原地,小口地啜着杯里微温的红茶。就像是之前在塔矢アキラ的面前听到小出生的消息时所体会到的尴尬,此时的他也不得不在心底里承认,塔矢アキラ凝视自己女儿时的表情有些刺痛他的眼睛。


III
那年本因坊战挑战成功以后,有人评论说进藤家的三子给父亲带来了幸运。进藤ヒカル听了只是笑笑。本因坊战是赢了没有错,但紧随其后的王座战却被塔矢アキラ干脆利落地踢出了预选赛——围棋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也不是靠运气来取胜的,如果说到幸运,也只是在合适的时间恰巧遇到了合适的对手罢了。

小四、五岁的时候,显现出相当高的围棋天赋,或许说是进藤家的三个孩子里最有天分的一个也未尝不可。和あかり相像的地方,也不仅仅是相貌,那种做事沉稳细致、看似纤细脆弱却又意外地不肯服输的韧劲也和母亲完全相同。每当看到那孩子规规矩矩地正坐在棋墩前,微微眯起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盘面长考,总是让进藤ヒカル不由自主地想起塔矢アキラ。大概天下的棋手就是这么几种类型,有的和家里的长子勇一样不瘟不火,有的大胆豪放、甚至于偶尔显得有些卤莽,比如说自己和次子晖,当然也有人像塔矢和他的女儿,以及小这样稳健和大气。至于个性,进藤ヒカル想说不定比起同母亲直美一样活泼的清子来,反倒是喜欢安静的小更像塔矢アキラ一些。

和塔矢アキラ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轻轻笑起来说那还真是不简单,有这样的家族在,应该不会感觉寂寞吧。进藤ヒカル也呵呵地笑着说也许是吧,也许等再长大一些,说不定就会和晖演变成你我当年的情形,那样一来的话家里就真的要变得比棋会所里还要热闹了。

到了这时进藤ヒカル已经大致上习惯了和塔矢アキラ拉扯自己的家庭琐事;勇和晖的职业考试也好,的院生比赛成绩也好,あかり母亲的关节病也好,一开口就要喋喋不休地讲上很久,并且通常也都带着几分醉意。

这样的日子是从塔矢夫人去世以后开始的。两人不时离开家,甚至不惜花时间离开都内寻找僻静的场所尽情地下棋、喝酒,然后继续下棋,席间穿插着诸如此类有趣无趣的家常话。当然多数时候都是进藤ヒカル自顾自地说个不停,塔矢アキラ在一旁默默地听,偶尔附和上几句。发生了那场夺去小栗原直美生命的事故以后,他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显得十分悲伤,之后的几场比赛也没有任何一场缺席,只是离开棋盘以后似乎变得越发内敛了些,眉间的褶皱也比从前多了几道。只有一次,在和进藤ヒカル一起举起盛满清酒的白瓷盅的时候,进藤ヒカル在他眼中看到了类似于少年时代那样纯粹的兴奋热切的光芒。

那是在某一次塔矢アキラ前往北海道,担任某场比赛的赛会解说归来后,两人从中午一直下到傍晚,晚饭的时候塔矢アキラ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地一直在笑,而且破例喝掉了平日里两倍的量。之后他对进藤ヒカル说他在那边工作的时候收了个弟子,一个必定会成为进藤家三个兄弟神之一手道路上有力对手的孩子。说完又再次开心地笑起来,有些苍白的脸颊被酒气晕染得嫣红一片,竟显得有几分稚气的妩媚。

他说的那个孩子就是中川平次,二十六岁便将名人头衔收归囊下且三度蝉联、众所周知的年轻天才;二十七岁的时候,他同老师的女儿清子结了婚。塔矢アキラ是在比赛结束后的酒会上偶然遇到他的,那时他只有十几岁,不过是个在居酒屋里打工的普通学生。进藤ヒカル想这个人实在是和这种邂逅意外地有缘,转念一想又觉得当年他和自己的初见怕是也同样有些匪夷所思;再回过头去想想,大概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原本就是件不可捉摸的东西。什么时候和什么人相遇,什么时候由陌生变得熟悉,什么时候熟悉变成了喜欢,什么时候喜欢演化成说不出口的恋情,什么时候又将那些喜欢和痴恋统统忘却、重新回到原点,什么时候告别什么时候重逢,什么时候永远地说再见,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难以预料的蜃景云烟。

所以有些时候进藤ヒカル也会表现出相当程度的触变不惊,让身旁的许多人深感讶异。实际上他想他不过只是习惯了而已。也许那件真正令他感觉心慌意乱、手足无措的事情,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然发生过和体验过。


IV
进藤家的长子勇,到底还是放弃了围棋。

说来也不是没有才能。院生老师们大体上也都认为他是有着职业棋手的潜质的,虽然未能和小他一岁的晖一起通过那年的职业比赛,但毕竟只是初次参加,落败的原因多半也是基于经验的不足。何况那次的成绩并不算逊色,家世条件又如此得天独厚。所有人都认为,只要他再耐心地努力一年,就一定可以顺利地通过。

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进藤ヒカル猜想也许是因为晖和,尤其是小的方面带来的压力实在过于沉重了些,又或许只是单纯地失去了执著心而已。总之勇的意思是,觉得这样继续下去的意义不大,倒不如适可而止为好。

人在一生里所做的事情,是否每一件都存在着某些特定的含义,或者说,是否都该具有那种可以被人所理解和接受的非同寻常的意义,在那段日子里进藤ヒカル总是忍不住地心生类似的疑问。诚然,是同佐为以及塔矢アキラ的邂逅将尚处于生涯半端中的他引上了这条毕生追逐神之一手的道路,而后又让他确认了自己“连接过去和未来”的这一生存意义。但是看起来,和他的邂逅却并未能够把勇也带到相同的路上,也许的确是没能使他发现像这样值得追寻一生的东西。遗憾是遗憾,但也无可厚非,好在年纪还小,倒不乏可选择的出路。

于是勇停止了院生研习,进一家职业学校学习西式料理,课余时间也很少闲暇,几乎都在西餐馆打工兼学习经验。这样在四年后离开学校时已经攒下了一笔为数不小的积蓄,他就是用这笔钱前往欧洲各国走访,依然是边工作边学习。待到回国后开设了自己的公司,这时周围的人才意外地发现他实际上颇具经商才能,把握市场得心应手,事业蒸蒸日上。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那年转过年来时有两件事最受众人瞩目。其一是进藤家的次子晖与三冠王·第二代塔矢名人的新初段比赛;而另一件则是六月——年一度的幼狮战,进藤兄弟、塔矢清子以及塔矢门生中川平次之间的角逐。

得知能够和塔矢アキラ进行新初段比赛,进藤晖大叫大嚷着连续激动了好几天。进藤ヒカル有些无可奈何地想还真不愧是最像自己的一个——晖这孩子从小便只对塔矢的棋迷恋得忘我,明明自家也有个挂着本因坊头衔的父亲,却没有哪次父子对弈能让他这样兴奋。终于到了比赛当天,被他母亲戏称的进藤ヒカル二世一早便兴冲冲地跑出家门,傍晚的时候又顶着大雪一溜烟地冲进院子,用比出门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亢奋情绪,拉着正在屋檐下看雪的一世排起刚下完的棋局。

进藤ヒカル饶有兴味地听他边排边讲,边看着战况在盘面上一步步展开,渐渐地,也开始感到有股难以形容的热浪在周身愈涨愈烈。从走势上不难看出塔矢アキラ是有意地保留着分寸,终盘只是以两目的差距小胜进藤晖罢了。然而虽说如此,这盘棋却同样精彩绝伦。塔矢アキラ的手法巧妙得令人赞叹,与其说是一场比赛,倒更像是盘不露声色的指导棋;并且不仅是给予辉正确的引导,还能够不时启发他下出一些精妙的好手。难怪晖会这样开心,进藤ヒカル想着,掌心里握着一枚棋子的拳头不由得捏得更紧了些——那个人的确厉害,尤其是在这种时候,看起来甚至显得有些深不可测;如此一来自己的斗志也被点燃了起来,恨不能当即就和儿子一样,冲出门去找塔矢アキラ亲自下上一盘。

只不过这个冲动真正实现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之后了。那一届幼狮战两个人的子女和弟子们都要参加,自然无论对于本人还是外界都是关注的焦点。四个年轻人果然不负众望,一路上过关斩将,最终清子赢了晖,平次输给了小,之后小又打败了清子,成了近几年来第一个拿到幼狮战冠军的院生。

实际上也本该同晖和平次一起参加那届职业比赛才对,毕竟也快要十三岁了,但那孩子在这种事情上似乎格外地谨慎,说还想要再等一阵。——实在很像你对不对,进藤ヒカル对塔矢アキラ这样说道;可惜你只有女儿,不然的话,岂不是和双胞胎一样了——嘛啊不过现在也算是有了平次。塔矢笑着将棋墩上的子白子各拢成一堆收进竹笥,随后说晖不是一样和你很相似么,年初的时候,几次让我错把那当成是你下的棋,差一点就认真地拼杀起来了。进藤ヒカル哈哈地仰头笑了一声,伸手将他手边的棋笥夺了过来——那么现在开始,认真地和我拼杀好了。

人的选择是如此变幻无常;所以能够对什么人坦然自若地说出诸如此类的话,恐怕本身就是种难得的幸福了。

七个月后,也就是第二年春天,进藤家发生了一件真正让棋界大为震惊的事。


V
小决定进学而不是成为职业棋手的时候,进藤ヒカル笑着抚了抚他的头,说围棋也罢小时候在你母亲的影响下练习过几年的钢琴也罢,对你来说只要让它始终作为一种令人快乐的存在就够了——只是,这一次绝不要再做得中途半端,必须把你的决心认真地贯彻到底。

而他知道小是会这样做的。

媒体前来采访的时候,进藤ヒカル只是淡淡地说这件事实际上是自己的过错,身为父亲却从未用心去了解过子女们真正的愿望,他为此感到十分抱歉。这倒也不是敷衍。说实话家里的两个孩子相继放弃围棋对他而言未尝不是种打击,然而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比起勇的离开,的退出其实并没有让他感到非常惊讶,反倒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那天的小用毫不畏缩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进藤ヒカル在心里感叹这孩子实在是和塔矢アキラ太过相似。一样的倔强脾气,一样外冷内热的秉性,甚至连最初的人生模式也如出一辙,只除了生着あかり的五官轮廓和自己的琥珀色瞳孔,以及所做出的选择并非围棋。

于是进藤ヒカル也不得不认命地想这种类型的人怕正是他的死穴。

一年以后小考进了都内一所相当不错的高校,进藤ヒカル明白他为此付出了多么巨大的努力。天资固然是聪慧,然而毕竟从小到大都被下棋占据了多半的时间和精力,究竟怎样才能追到这种程度,委实是功课苦手的进藤ヒカル没办法想象的事。的志愿是做一名警察官——这在进藤家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人,说着他放下了手中空空如也的酒盅。一如既往地坐在他对面的塔矢アキラ微微一笑,取过酒壶来替他倒满,说不是很好么。这个动作以及略显含糊的口气意味着他已经有些不胜酒力了,尽管这一天两人的对饮才刚开始没过多久。进藤ヒカル撑着手肘,眯起眼睛,用视线勾勒他稍稍侧向一边的脸庞以及颤动的睫毛的轮廓,说是啊,比起勇和我来都幸运得多了……能够在为时过晚之前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实在太好了。

将近午夜的时候进藤ヒカル叫了辆出租车送醉倒的塔矢アキラ回家。不过他想与其是喝过了量,倒不如说原本就是过劳。一路上两人坐在后座,他靠在进藤ヒカル肩上睡得简直不省人事,最后是被好心的司机帮忙一起半拖半抱着送回房间里去的。漆漆、静悄悄的庭院里空无一人;清子指导棋工作去了静冈,原本在这边寄宿的平次也回北海道省亲去了。因此进藤ヒカル只好叹口气,拨通家里的电话对あかり说明临时外泊的原由。

塔矢宅依然是当年塔矢行洋和明子夫人住的那一套。两个人前几年就已经双双病逝,音容早已无处可寻。自从塔矢アキラ结婚以后,进藤ヒカル便没有再踏进过这个院子。然而时隔多年再次进入塔矢アキラ的私室,进藤ヒカル却猛然发现房里的摆设布局竟然同他印象里的相差无几。一瞬间恍如光阴倒转,勇也好晖也好仿佛都变成了一场空想,随着年少时代记忆的甦醒无声地散去,惟有孑然一身的塔矢アキラ还在身旁,自顾自地裹着棉被安安静静地熟睡。进藤ヒカル注视了一阵他的睡脸,突然间玩心大起,伸出手去拨弄半藏在凌乱的发丝中间的小小耳垂。可能是因为他的手太凉,睡梦里的人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鼻尖蹭来蹭去地挣扎了半天,最后把整个脸都埋进了枕头里。这样子实在可爱得紧,让进藤ヒカル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转手替他把被子盖严实了些,又惯性似地呆看了半晌,才展开自己的铺盖在一旁躺下去。

半夜里塔矢アキラ吐了一回。不过还算是有自制力,进藤ヒカル被吵醒的时候他正挣扎着想要挪动到洗手间,但结果显然是以失败告终。等到替他拍背喂水收拾妥当,进藤ヒカル已经不想睡了——或者说也不敢睡了,索性起来披上衣服拉亮落地台灯,用塔矢アキラ的棋盘打秀策的谱。渐渐地他感觉心境变得平缓了下来。跟着又开始凭记忆排起他和塔矢アキラ下过的棋,没过多久,情绪开始莫名高涨。他觉得落子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坚实而可靠,就好像只要跟着这个节奏不间断地向前走下去的话,总有一天将会得到整个世界。等到停下来天已经有些发亮了,进藤ヒカル看看笼罩在昏黄的落地灯光下的棋盘,再看看另一边的阴影中还在沉睡着的塔矢アキラ,舒了口气,心想究竟还有什么值得自己不满的——明明到手的东西已经有了这么多。


VI
塔矢アキラ退出日本棋院的那一年,东大法学部毕业的小相当顺利地通过了三重县本部的录用考试,如愿以偿地做了一名刑警。

起初あかり有些不开心。她想为什么不申请进入警视厅,哪怕是长野千叶县警也好么。不过看到进藤ヒカル像是不很在意,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考试结果公布的日子恰好和小的生日很是接近,于是权当是一起庆祝,进藤ヒカル和あかり一起邀请了一些亲友到家里,开了个小小的PARTY。

亲友中间自然不能少了塔矢アキラ和女儿清子,此外和进藤ヒカル一贯要好的几个同门师兄弟也来了,再加上带着儿子过来的伊角和从关西来的社,也算是聚集了不少位名棋手。当时勇还在国外旅行,和小年纪相仿的只有晖、平次和清子。确实是有些日子未曾见过面了,三个人拉着小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似的,这让长辈们不约而同地在一旁偷偷直笑。晖和平次都已经升到了五段,清子则是四段——如果没有停止下棋的话,再怎样也该是四、五段了吧,和谷和社这样说。对此进藤ヒカル挺起胸膛来用力清了清嗓子,拿起作为父亲最为骄傲的语气说道,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要喊我儿子进藤刑事さん。

平次和清子交往的事情进藤ヒカル是在随后听塔矢アキラ说到的,而也就是在这次聚会上,塔矢アキラ第一次对他提起自己准备引退的事。

和父亲塔矢行洋名人一样,此时三个头衔以及数顶国际比赛桂冠在身的塔矢アキラ的目光也并未被锁定在狭小的日本岛上。他对进藤ヒカル说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只有这简单平淡的几个字而已,就仿佛只是重复了一遍早已经定下的什么一般。进藤ヒカル呆愣了两秒,随即点了点头。他想他大约是在笑着的,因为塔矢アキラ笑得那么会心,眉梢眼角流淌的光彩把大病初愈的倦容一扫而光。这几年来他的身体状况一直不能算是很好,酒也早就戒掉了,这点进藤ヒカル比谁都清楚。所以他自然是明白的,若是塔矢怀抱着此类的打算且决心付诸实施,那么怕也确实是时候了。

就这样,十月中小离开东京赴三重任职;十一月底,王座战五番胜负进行到第四局,塔矢アキラ名人执白成功击败绪方棋圣,成功入手第四个头衔的同时,也堪称完美地完成了引退战。

接到中韩两国棋院的邀请,塔矢アキラ在那年年底离开了日本。临行之前他对进藤ヒカル提出再下一盘,于是两人就借用幽玄之间,下了实质上的最后一局。

那次对局的结果是进藤ヒカル以微弱的优势赢了。但他清楚当时的自己根本不曾计较过胜负,甚至没有产生一定要战胜塔矢アキラ的念头。并不是缺乏斗志——他只是完全地沉浸在了十九路棋盘那无法形容的深奥幽玄,以及同塔矢アキラ对弈时那种纯粹的快乐当中,早已经把自己和周遭的一切统统抛到了脑后。官子结束时他抑止不住地热泪满眶,他想也许说到底自己才是这世上最狂热的塔矢的棋迷。和对秀策——佐为的敬慕不同,那是让他一辈子也都没办法自拔地想要去追逐,永无止境地一次又一次沉醉和迷恋着的棋。

一盘终了,塔矢アキラ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向他,依然是那样平稳安和的微笑。这时进藤ヒカル的头脑里突如其来地跳出一个疑问:究竟是什么时候起这个人开始对他这样地微笑了呢,又是什么时候起,不再那么执拗地追问SAI的事情了……想到这里的一刹那间他就像被什么打中了似的,全身僵硬、无法动弹,但马上又如同受到某种天启般豁然省悟,飞快地跳起身来,冲出幽玄之间,追上在他发愣的时候已经快要走到电梯门口的塔矢アキラ,一把拖住他的手腕。跟着,他有些粗暴地推开一旁逃生梯的门,不容分说地拉着对方一起闯了进去。

门在身后砰地关上,暗顿时将两人紧紧包围。大概是声控照明灯出了故障,尽管那两扇门发出了很大的声响,灯光却始终没有亮起来。但这并不能够阻碍进藤ヒカル的视线——塔矢アキラ的眼睛藉着从被他的背遮住了大半的窄窄的门窗里射进来的微光,在一片混沌不清的晦寂中无声地闪烁不止。下一秒,被那目光刺痛得胸口一阵灼热的进藤ヒカル猛地朝自己的方向收回了仍然牢牢抓着那只手腕的自己的手。就这样他在棋院阴暗的逃生梯里,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拥抱了塔矢アキラ。

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即便是在塔矢アキラ随后主动伸出双臂回应这个拥抱的时候。进藤ヒカル的两手扣着他消瘦的肩膀和后背,把他拼死般地朝自己的怀里挤压,用力过于猛烈,连自己都觉得窒息。他的胸膛感受到塔矢アキラ身体实实在在的存在质地,原本就激烈的心跳越发狂乱起来,呼吸变得既急促又沉重。在这好像占有一样的拥抱里,塔矢アキラ的手自下方绕过他的手臂搂住他的肩,进而颤栗着抓紧他,把脸颊贴在他的脖颈上。感觉拥抱已经无法更加紧密,进藤ヒカル的一只手覆上塔矢アキラ的颈项,缓缓抚摸着,指尖触到发际后滑向耳旁,拉起他的头靠近自己。塔矢アキラ微微撤身躲闪,但进藤ヒカル没有就此罢手。一只手拉起衬衫的下摆探进衣内,另一只手则有些强硬地扳过他的脸将嘴唇按上去,伴随着灼热的喘息反复触碰了两、三次,在准备贴紧深入时被塔矢アキラ用力推开了。

之后的事情印象已经不甚清晰,进藤ヒカル只记得听见塔矢アキラ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楼梯间里回响,一步步地离自己远去。当那足音降落到下面的一层,触发了那里的照明灯,于是灯光越过楼层的转角,将进藤ヒカル前方的角落照亮了一半。而进藤ヒカル只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倚靠着冰凉的扶手,呆呆地凝视着那暗和明亮的交界处,直到它们再度融化成为暧昧的一体。


VII
醒来时床头的座钟指针已经越过了十点,天色却阴沉得如同傍晚。进藤ヒカル揉着眼睛坐起来,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腰背。转动了两下僵硬的脖子,漫无目的地环视了房间一周,他不由自主地歪了歪头。之前的日程一直满得好像连喘口气的工夫也没有,这会却突然闲了下来,反倒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

大脑依然停留在半睡半醒的钝涩中,进藤ヒカル费力地试图回想起这一天的重要安排。是了,晖之前说过要带女友回来吃晚饭,可眼下还只是上午而已。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什么非立即做不可的事,进藤ヒカル叹了口气,下床换了家居服,顺手将脱下的睡衣扔进洗衣篮。转念一想,又折返回去把它们捡出来,直接投进洗内衣用的小型洗衣机里,按下启动开关。一把年纪了竟然还做那样的梦,说出去怕是要被人笑的吧,他想着,耸了耸肩膀。

说实话,刚刚醒来的那一刻,他还在反射性地想要抓起床头的电话拨通某个号码,告诉线路那边的人“昨晚又梦见你了唷”。等到把听筒拎起来,才又恍然记起已经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了。进藤ヒカル苦笑着想自己当年倒也实在没少做过这样的荒唐事,嘻嘻哈哈、半真半假地凑到对方耳边去说“呐呐,真厉害”,随后就被训斥说这种下品玩笑给我适可而止——哦,也许从那时开始就没有做这种事的意义;原本只是一场空梦的东西,不管怎样去寻求都是枉费心机。

玄关传来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あかり回来了,怀里抱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购物袋,满脸都是掩藏不住的开心。前几年勇结婚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表情,不胜欣喜地这个那个地操办,现在看来或许是又到了这种时候了。进藤ヒカル主动替她接过手里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收拾妥当,为此得到了あかり的拥抱还有印在脸颊上的一记亲吻。进藤ヒカル忍不住笑了出来。今天的妻子的确是兴奋得很,想来自己也多少该表现得像样些了。

于是当晚的进藤ヒカル穿戴得格外整齐,不过作为晚宴主角的女孩倒像是也并不很在意这些。晖的女友是个活泼开朗的理工科院生,主攻量子力学;虽然不是棋界关系者,但基于兴趣所在,目前倒也达到了业余二、三级的水准,且对业界内的状况显得颇为关注,也很是敬重进藤ヒカル。就这样她很快地融进了进藤家的氛围,这顿晚餐进行得格外融洽。一家人享用着可口的菜肴谈天说地,不过在あかり端上饭后的红茶、咖啡和点心羊羹的时候,谈话的重心渐渐地转向了两个年轻人之间。

晖显然也正在读量子论方面的书,因为和专门家的女友聊起爱因斯坦、波尔,聊起体辐射规律和不确定原则,本该是门外汉的他给人的感觉却竟然也不显得十分外行。这让进藤ヒカル不由得有点吃惊。而晖只是转过头向他笑笑,说觉得一味拘泥于下棋本身并不足够,希望能够接触不同的领域,或许能够得到有用的启示也说不定。进藤ヒカル怔了两秒以后哈哈地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是已经长大了呢。

不知不觉就聊得忘记了时间,察觉到时候已经不早时天色已经彻底透了。晖要载女友回住处,あかり就拿着外套和背包一路把两人送到玄关。进藤ヒカル走在他们前面,替他们将门打开,这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雪。虽然看起来仅仅是零星的碎片,地上却也积了白茫茫的一层。为此あかり又叮嘱了晖好几遍开单车务必要注意安全,随后一直站在门口望着他们走远。

换掉正装进藤ヒカル听见あかり喊他说热水已经放好;他应了一声,先去泡了澡。等到从浴室里出来,不知怎么忽然觉得浑身像是将要散架一样地累,于是一反常态地早早睡下了。闭上眼睛,晖和那个女孩子——名字好像是叫远山望见——两个人的影子就开始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且在眼前缠绕不去。进藤ヒカル想起晚餐后的情形,嘴角不知不觉地挑起一个弯。

晖无疑是正确的。但他必定不会知道,身为他父亲的这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费尽心思去钻研现在的他所热中的那些东西,为了不输给那个眼界比大海更广阔的人。并且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为此他得到了启示,使他成为此时此地这个他的启示。想到这里他全身都开始颤抖,突然有种久违的潸然欲泣的冲动。他想起自己实际上是告白过的,在他们都还只有二十几岁的时候。他曾经藉着被酒精鼓动起来的勇气,认认真真地说过了“喜欢”,而塔矢アキラ也清清楚楚地回答过“知道了”。可是之后却仍旧什么也不曾改变,不曾开始亦不曾结束,一切都是空白是Zero,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然而尽管如此,这些年以来却总有一样东西在不断支撑着这个人去尽力寻找另外的幸福,那便是无论如何都要相信那所谓“无限的未知”。——就算眼前一片漆,也要告诉自己在那彻骨的绝望里面依旧包藏着所有的可能性;就算一辈子也都抓不住想要抓住的那个人,也必须相信至少在和这个世界并存的那无数个平行世界中,一定还有别的他们选择了这里的他们所不曾选择的那个未来。

况且话又说回来,不甘心也好什么也好,事到如今早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进藤ヒカル从来不曾怨恨过塔矢アキラ。因为他知道,从最初就知道,塔矢アキラ一生中只对他说过一次谎,仅有一次……那便是他明明也喜欢进藤ヒカル,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而已。

情绪平复下来以后颤抖也停止了,充斥全身的乏力感没有退去,但似乎也没有多少睡意。进藤ヒカル爬起身,从橱柜里取了酒出来,开始慢慢地自斟自饮,只能一个人自斟自饮了。透过窗帘的缝隙,他看到外面的雪已经变大,鹅毛一样的雪花带着簌簌的声响向下飘落,反射着路灯的光,在浓郁的夜色里不断地飘忽闪烁。这光景让他回忆起很久以前晖的新初段比赛,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佐为还在的时候,一起观看的塔矢アキラ的那场新初段比赛,既而想到了远在三重的小——啊,那孩子现在已经升任警部了——他在想象中描绘着身着整齐西装的小手中握枪、紧紧盯视着目标时的神情,那一定和棋盘前面的塔矢アキラ一模一样。他们都是各自领域里最为纯粹的人,纯粹得只剩下一颗燃烧的灵魂。此刻他突然又记起了另一件事,一件被他遗忘了不少年,抑或是原本也没有勇气去探究的事。他曾经想要问塔矢アキラ一个问题,早在当年小决心放弃围棋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冲动着想要问他——假如有那么一天,你也不再下棋,甚至开始讨厌围棋,那么我,进藤ヒカル对你而言,是不是也就不复存在了呐?

好在令他庆幸的是这只是一个彻底失去了可能性的议题。塔矢アキラ一辈子都生存在对棋的挚爱当中,这已然成就了一个不可改变的永恒。因为他早已没有反悔的机会了;死人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而这样,也就已经足够了。

进藤ヒカル静静想着,放下酒杯,站起来推开那扇窗,深深地吸了口雪天冷冽而潮湿的空气。
这时候门外的路上,远远地传来了归家的晖所乘坐的电单车的声音。

 

こぼれ落ちる砂のように、時は誰でも止められない
いつかまた来る君との出逢い、それもきっと過去と未来、一つになれる瞬間

 

 

—END—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僕のかたち

文字を大きくする 文字を規定のサイズに戻す 文字を小さくする

記 憶


by ブログの時計屋さん


優しくて残酷
弱くて強い

また会えるよ
いつか必ず、未来で

存 在

悲しかった昔を振り返ると
もう、嵐も晴れも、ない。
今日から、世界一幸せな人になる

ベガ

Author:ベガ
(vega·白干子)
1983.9.11生
オトメ
お子様の社会人
浮気な干物・腐女子
駄目なおばさん
なにもかも中途半端
でも一生懸命

-雑食-
特撮激萌
クウガ最高
薫さん・信吾さん本命
51・OK至上


他に喰うCP:
A×L
ヒカル×アキラ
土方×沖田
服部×新一
スギ×スズ
不運×お子様


特别声明:
ANTI櫻13者是也
飯他的更加ANTI
所以、米那自重
找抽不好玩
謝謝

特:13鈴給我退散!!

時の風景

僕の響き

部屋達

別の世界

振り返し

過去と未来

ハンドロル

WEBコンサルティング joomlaでホームページ制作 ブログパーツ制作

名言・格言集

僕らの音色

検 索

翻 訳

カウンター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