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忘れられた時間

ありがとう。もう、誰よりも幸せなんですよ

Entrie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夜曲Op.N+1


以上标题与正文之间无任何关系…只是想不出TITLE而已(汗)
【不过播放器里确实是夜曲…美得让我再次胸口发热泪腺崩溃】

给我最亲爱的生命:
……
……
…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再使用那个RP的脑内对话(通信)格式了orz以免折腾成和脑内大魔王一样被人送进精神病院|||||

但我还是很热衷于读那些书信,相较起传记来(很多也是根据书信作的),总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地去了解去…窥伺他们的秘密(看人家的信原本就是种偷窥行为)。

其实也很有罪恶感,因为我总觉得即使这是出于研究的目的——甚至从历史的角度也需要去做类似于这样的研究,但为此却要去揭开别人的隐私,如同硬剥去他们的外衣——外壳(对牡蛎同学而言这个词比较合适)般地令人难堪,并且感到受伤。

然而出于私心的目的还是沉醉于阅读当中了——如果是极致的MANIA的话可能会避免这样的阅读也说不定——因为会找到真实的东西,不同于被渲染、被折射以及被掩饰和粉刷得面目全非的故事的真实。例如C,真相并不是L的书——我不知道L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和目的而使用如此充满着盲目的热衷与不实的幻觉的描写方式去写下那些文字,如同写一本同人小说;C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也许并不清楚,也许清楚但又刻意去回避。毫无疑问C是不世出的天才,是令200年以后相隔着宽广的欧洲大陆的某个国度里某个原本不懂CLASSIC的凡俗女子无法抑制地去痴迷、向往和恋慕的对象,但我相信真相并不只是如此。“天才与疯子只隔一线”,我有理由相信天性极其纤细敏感的人多少都带有神经质、偏执、挑剔、不为他人着想的怪癖,何况他原本就柔弱、胆怯、内向、自闭,生活在一个别人触及不到的世界里,那个世界从某种程度而言太过接近于神的世界,于是冷漠、虚假、自我中心、缺乏“现实感”和独立生存能力也可以称之为“完全正常”;至于阴沉抑郁、反复无常甚至于癫狂——更是神所加给他的一切以及与生俱来的触及神性的天性所导致的必然。然而归根到底他同世俗的伪君子之间依然存在着天壤之别,他的一切问题都是纯粹的天然,是纯净的弱点,不曾有一样是被身边的世界同化或是源于他本人的意愿,或许他自己也在困惑不解,他不了解问题的根源更不知道如何去解决——到死都还是个天真的孩子,不知道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和这个人生活在一起必定是痛苦的,他会慢慢磨蚀掉你的灵魂;我清楚这一点,但却又真的无法去怪责他,只是感到无限的心痛。“可怜的天使!”——她也曾经这样哀叹过,却又用犀利的笔锋来泄愤和表达怨怼。我理解她,但不相信她文章中的那个影子就是真相的全部;和L的书一样,他们都只是在用主观的幻觉书写着一个并不存在的人,正如我也曾经在热情受伤的时刻用尽世间的恶毒词句诅咒曾经心爱的对象——爱得愈深,诅咒便愈激烈。他是复杂矛盾的载体,是无数样截然相反的内容不断冲击与结合的个体,如此奇妙的存在,简直是个神话,是个沾染着阴暗和血迹的并不美丽却又超凡入圣的神话。他是有毒的蘑,但中毒的人并不是出于上当,而是心甘情愿、无法自控地被吸引、征服,心甘情愿地沉迷在缺乏现实感的如同马略卡的泥土一般黯的天堂中,去追逐一个永远不可能打开心扉的天使寂静纯美的歌声与冷漠阴暗的背影。倘若究其原因,得到的回答也只是寥寥的几个字,(我们)只是爱他而已,没有别的。爱是生活的暗褶子里唯一的珍珠,是漆绝望的天幕中唯一的星星。爱穿越遥远的时间化作哀伤的眼睛注视着世界的另一端,有人诞生,有人走过,有人离去,有人爱,有人恨,有人欢喜和哀愁。
…所以说半夜听F.C的曲子并不是很好的选择,原本白天在嘈杂的空间里听就足够让我做梦,现在我基本上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是这世界的人了= =


…回到现实。今天扫了眼世博的情况,发现波兰馆估计不会排很长时间,多数人都还是冲着镂空外形去的,瞄着音乐会等等的人好像只是一少半…呃,是该说很高兴么。相比之下日本馆和中国馆就太可怕了,法国馆也差不多,其实我的目标不过就是这几个以及主题馆们,但愿之后不必排5个小时队(不过我会带上砖头本之类的做好持久战准备的)。

成都的房子因为要做景观设计于是推迟交房,预计要等到10月底了。老爸老妈一直憧憬着这次远行(我也是,家里没人比较自由),前些日子一直在唠叨,不过这回算是能暂且消停一会了。

昨天青歌赛上有道题问丰子恺作为画家画的是什么画,作为作家写的是哪种文体,作为翻译家都翻过哪些作品,以及作为音乐家…余秋雨老师说他真的是非常幸福,于是我也再次由衷感到我也很幸福,虽然人家是“家”而我只是根废柴。

身上的淤青多数都褪了,总算不至于那么吓人了。

瓦格纳的信件略微翻了两眼,MS同样很热情。相比之下L的C情结越来越让人感觉不对劲,毕竟在C眼里,他不过就是个“可能会觉得我只是为了钱、怀疑我不信任他的匈牙利人”罢了。于是L的过分热情很是让人不是滋味,也许C的话是正确的,“的确是一座宏伟的殿堂…构建在他的王国之中的殿堂”。这又代表着些什么呢。C可能是过分敏感了,但明明不肯服输却又一味将对方的冷漠置之不理、坚持一头热地直到最后的态度,多少也会令人怀疑他要的实际上只是C的臣服,一方面而言也算是一种占有——可那不是友情,L同学,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明天节前最后一天上班。14日去坐坐火车。15日值班。

……总算可以结束了。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僕のかたち

文字を大きくする 文字を規定のサイズに戻す 文字を小さくする

記 憶


by ブログの時計屋さん


優しくて残酷
弱くて強い

また会えるよ
いつか必ず、未来で

存 在

悲しかった昔を振り返ると
もう、嵐も晴れも、ない。
今日から、世界一幸せな人になる

ベガ

Author:ベガ
(vega·白干子)
1983.9.11生
オトメ
お子様の社会人
浮気な干物・腐女子
駄目なおばさん
なにもかも中途半端
でも一生懸命

-雑食-
特撮激萌
クウガ最高
薫さん・信吾さん本命
51・OK至上


他に喰うCP:
A×L
ヒカル×アキラ
土方×沖田
服部×新一
スギ×スズ
不運×お子様


特别声明:
ANTI櫻13者是也
飯他的更加ANTI
所以、米那自重
找抽不好玩
謝謝

特:13鈴給我退散!!

時の風景

僕の響き

部屋達

別の世界

振り返し

過去と未来

ハンドロル

WEBコンサルティング joomlaでホームページ制作 ブログパーツ制作

名言・格言集

僕らの音色

検 索

翻 訳

カウンター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